广元农业信息网 --广农文艺
热门关键字:广元 农业 文艺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广农文艺 > 文学 >

电话响了

时间:2017-10-19 10:16来源:局广农文艺 作者:剑阁农业局 杜成松 点击:

“都说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…千年一梦在人间…”电话铃声一遍遍地响着,像是在和主人比着耐心。

终于,杜飞无奈的伸手拿过床头的手机按了退出键。今天是星期天,好不容易可以休息,睡个懒觉。“千年一梦剑门关…”,电话又响了起来。杜飞懒得去理,继续迷迷糊糊地睡着,他要珍惜这难得的休息时间,睡个好觉。电话声同样吵醒了睡在一旁的母老虎,吼着:“接嘛,看看是你哪个相好的这么早”!接通电话,杜飞睡意全无。“喂!杜书记吗?”听声音,杜飞知道是全村出了名的“王癞子”。去年一个老太婆摘了他几个核桃,硬是懒着赔了1000多元才罢休。

“喂,老王,你有啥事吗?… ”杜飞还想说些什么,电话那头传来了抽泣声!“杜书记呀!你是个好书记啊,自从来到我们村,又是修路,又是安水,还为我们发猪、发羊、发鸡苗…我们都要感谢你…!”王癞子不停地说着感谢话,杜飞清楚这不是啥好兆头。果然,王癞子话锋一转说道:“杜书记,我们这个村56组属于淹没区,这么多年有水不能吃、别人坐车我们乘船、别人住洋楼我们住危房。省扶贫移民局的领导都来看过,你去年号召我们修房子,说啥路好了,水通了,还要住上好房子,过上好日子…我们都听了你的话,全村有30余户人重新修了房,还是按你们镇上统一设计的图纸修的,后面你们又说面积超了只能纳入同步搬迁,户均只能补助2万元。当初你们动员修房子的时候,说人平可以补几万,现在还没见到一分,你们是不是骗子哟!为了建房子,我把能卖的都卖了!现在女子也不理我了,把户口都迁出去了,你知道,我婆娘死两年了,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,又刚做过结石手术,药都没钱买,都有两天没吃饭了!你杜书记是好人,我们感谢你,但也不能说话不算话呀,昨天已经有几个人联系过我了,他们愿意凑路费给我,让我到市上去找,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?”

不愧是王癞子,最后还将了他一军,杜飞有点彻底无语地感觉。

“老王啊!你先别急!你们的事情我已向镇上反映了,正在协调解决。你们那30来户建房户还没拿到补贴款,主要是因为你们还没有拆除旧房,按国家政策要求农村居民只能有一处宅基地,你向来都支持村上的工作,上次处理三无船只,你就带了个好头,我村二十几条自建船彻底处理了,解决了安全隐患,我代表村两委感谢你!还有我们现在有两条水泥路,镇上给我村两个公益性岗位,五组、六组需要一个人来维护道路,村上有意安排你来搞,每月有300元工资,你要愿意的话写个申请,我们开个村民代表会议通过就行了。你放心,精准扶贫因户施策,是不会落下一户一人的!”杜飞慢慢解释着。“杜书记,你可真是好人啊!你放心吧,你给我们发的羊子、小猪、土鸡我都养着,我是贫困户,你们扶我,我该要自己往起来站才是,一扶一蹲球哪个帮你。哪个狗日的敢再找村上的麻烦,我王癞子都不依他的。那杜书记,我不打扰你了哈。”

 放下电话,杜飞再也没了睡意。王癞子是个刁民不假,老婆死得早,跟二女儿一家生活在一起。由于嘴刁、嗜酒,整天喝得二麻二麻地到处窜、到处说,到处管,在村里除了自己和张书记敢说他外,谁说他他就赖谁。女儿一家感到没啥面子,索性都迁到了公公家,放话要断绝父女关系。他今天反映的事,基本上是属实的,唯独说两天没吃饭有点假打。现在老百姓政策水平也提高了,知道贫困户有充足的住房保障、医疗保障、教育保证和低保兜底,开始各打各的小算盘,部分贫困户开始隐瞒收入,挨、等、要,懒在贫困群体里不想出去了。现在精准扶贫进入深水区,非贫困村与贫困村对比、非贫困户与贫困户对比、贫困户与贫困户对比,加之各种项目的开工建设,矛盾不断。杜飞真有些快扛不住了。

杜飞是20153月到石柱村任的第一书记,当时颇有不脱贫不收兵的豪情。将家搬到了石柱村,与当地群众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共谋发展。由于无规律的生活,患上了浅表性胃炎,吃什么吐什么,一段时间还真以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,独自忍受着疾病的痛苦和沉重的心理负担,把中药熬成汁装在开水杯里,把西药揣在兜里,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。妻子劝他,身体不好,还是回来吧!他坚定地说:我是个党员,要做就要把事情做好,怎么能半途而废呢?两年下来,他瘦了许多,也黑了许多,俨然一副农民样。孩子生病了,他让母亲在药店里简单的买点药吃,自己却不曾离开工作岗位。结果导致女儿持续低烧,在中医院治疗一周也不见好转,在广元中心医院,医生批评他为什么现在才把娃儿送来,他笑着说:“太忙了” !在病床上,女儿摸着扎着针头的手说:“爸爸,我痛,我害怕,你不要走嘛”!他骗女儿说去买玩具,走出了医院。自从当了这个第一书记,他也不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、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、更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。女儿经常在电话里说快忘记他长啥样了;妻子经常抱怨问他还要不要这个家了;哥哥也经常提醒他常回老家看看。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记得在一次贫困户会议上,他说着说着,竟然落下了泪水。此时的杜飞思绪万千,虽说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但也不想落个不孝儿的骂名,更不想落个无作为的唾名。石柱村300余户近千人,有贫困人口200余人,贫困发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三十,今年要整村退出,90户贫困户要户户脱贫,此时真感到压力山大,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。

一旁的妻子睡眼朦胧说着:“又走啥神哟!我平时只不过爱说而已,知道你工作也不好搞,你去吧,一切有我呢”!杜飞一骨碌爬起来,拨通了镇长的电话,他要把这个情况及时向镇政府汇报。新来的镇长是个女强人,做事雷厉风行,颇有男人的做事风格。电话里再次传来“千年一梦剑门关…”的歌声,稍候又传来“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”的提示音。匆匆洗漱,杜飞发动车子准备到王癞子家去看看。

刚出城,“千年一梦剑门关…”的歌声传来,接起电话,杜飞简单地向李镇长作了汇报。“贫困户没有饭吃,这可是大事,今天是星期天我们一起去看下,顺便带点米、面给他”李镇长在电话里说着。杜飞提起一袋东宝大米和一大包挂面放进后备箱,载着李镇长向王癞子家奔去。由于正在搞村道路硬化,只能步行,五月的太阳晒得人不敢抬头,杜飞把米扛在肩上走在前面,李镇长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,不一会儿已汗流满面,直呼杜书记走慢一点。来到王癞子家已近中午。王癞子穿件蓝布上衣,敞着肚子,长约10余公分的刀疤格外醒目;一条布带把根短裤紧紧地捆在腰杆里;一双从未洗过的脚板左脚和右脚相互搓着,拿着一杆自制烟枪背靠门框抽个不停。看到镇长来了,露出焦黄牙齿笑个不停,本来就不大地眼睛成了一条缝。老王,李镇长听说你两天没吃饭了,专程来看看你,还给你带了米和面,说着,杜飞将东西递了过去。“感谢李镇长!这么热的天,把你辛苦了!我王癞子一辈子记你的大恩大德。”王癞子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,两个眼睛直直地盯着李镇长看,由于是热天,本来穿得就少,加之刚出了汗,白衬衣紧紧地裹在身体上,高傲的山峰显得更加挺拔。王癞子早年就没了老婆,有意无意地往李镇长身上靠着,李镇长不停地往后退。

“你不请我们坐会”杜飞打破了尴尬场面。王癞子极不情愿地从屋里拿出两个小板凳放在门前,嘴里不停地抱怨着,我婆娘死了好多年了,屋里有点脏,没得婆娘管,你们莫见笑哈!随之一股酒臭味夹杂着汗臭味扑来,给人一种想作呕的感觉。李镇长强忍着询问了家庭情况,将易地搬迁和同步搬迁政策作了一个讲解,起身查看房屋情况。踏进卧室,一股霉臭味夹着尿骚味弥漫着整间屋子,床上堆得像山堆,墙上挂满了洞洞眼眼的内裤和编织袋;厨房里灶沿上放满了吃过饭的碗,仅有的两口锅里照样泡满了吃过的碗。李镇长不语,杜飞没有忍住,说道:老王呀,你家的碗还挺多的哩!站在院坝里,王癞子指着东边的牛舍、西边的羊舍、南边的猪圈和鸡圈说个不停,人家都喊我癞子,但我一点也不含糊,国家发的鸡儿、猪儿、羊儿我都养着,绝不给共产党抹黑。就是不知那同步搬迁的钱能不能先给我发了,我好动员其他户赶紧拆。杜飞有些气恼,刚才不是给你解释了吗?癞子看见杜书记生气了,忙解释说:我开玩笑呢,你不要当真哈,杜书记,还有我早上说我有两天没吃饭了,是因为这几天我生病了没啥味口,乱说的。

此时,杜飞的心情就像掉进了冰窟窿,真想抽他一下。指着满地的狗屎说:你住得还挺习惯呢,一家人养了4条狗,前后左右都是狗,狗都比人多。不知你能不能够把公路扫得好?王癞子听见扫公路,眼睛都绿了,不停地表态:杜书记,我本就不是个懒人哈,你放心,我马上把家里收拾地得干干净净的。

离开王癞子家,王癞子不停地喊着李镇长、杜书记你们都慢走哈,有事我再给你们打电话。

 

 

(编辑:周敏)

(责任编辑:gxs)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注:本网为政府公益性网站,转载文章是为“三农”提供免费信息咨询。
如所转载文章的作者或单位不同意转载,请与我站联系。
备案序号:gyny.gov.cn蜀ICP备05012574号-5
中文域名:广元农业.政务
站点维护:广元市农业信息服务中心
Copyright@ 2001-2016 www.gyny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